繁体版 简体版
我的书城 > 都市 > 实话三国 > 四二 曹操慰吊惠民 袁绍病发身亡 二

曹操饮着家乡美酒,回想当年从此起兵情景,感慨万端,与众欢饮畅谈。

父老乡亲赞扬曹操平定叛乱功绩,曹操一路过来,看到百姓摆脱了战乱之苦,逃离者思归,居者思安,又听乡亲赞扬,颇为得意,更进一步坚定了消灭袁绍统一北方,进而统一天下的决心。

当地百姓谈起农田水利,曹操很为重视,极为关注,一边行军,一边考察地形水域,经襄邑(今河南睢县)至浚仪(今河南开封),使人往中牟调任峋为陈留郡督邮,督察浚仪、襄邑、睢阳三县官府发动当地百姓归农屯田,兴修水利。

任峋上任后,按照曹操指令,由官府出资,向豪门富户募集物力,组织百姓出人力,挖渠引水,灌溉农田。

在曹操倡导,任峋督办下,沟通汴水、淮水,睢水,引三水至睢阳,故名“睢阳渠”,惠及了沿渠两岸的百姓及子孙后代。

且说袁绍自官渡大败,仓亭失利,导致晕倒吐血,今方稍愈,便又商议攻打许都。

审配劝说:“去岁官渡、仓亭之败,优势尽失,兵力倒悬,军心未振,宜当深沟高垒,以养军民之力。”

正商议间,忽报曹操亲率大军攻打冀州,现已屯兵官渡。

袁绍说:“等到兵临城下,将至壕边,然后拒敌,为之已晚。吾当自领大军御敌。”

说罢欲起,却感一阵晕眩。

袁尚见状,急忙说:“父亲病体未有痊愈,不可远征,儿愿提兵前往迎敌。”

袁绍许之,遂派人往青州调取袁谭,幽州调取袁熙,并州调取高干,与袁尚四路同破曹操。

袁尚自斩史涣之后,自负其勇,不等袁谭等三路兵至,便自引军数万出黎阳迎战曹军前队,正遇曹操大将张辽。

二人交战,袁尚抵敌不住,大败而走,被张辽乘势掩杀,急急引军逃回冀州。

袁绍闻报袁尚败回,又受一惊,旧病复发,吐血数斗,晕倒在地。

刘夫人急忙将丈夫救入卧室,见病势渐危,急请审配、逢纪至袁绍卧榻前商议后事。

袁绍生有三子,长子袁谭字显思,出守青州;次子袁熙字显奕,出守幽州;三子袁尚字显甫,是后妻刘夫人所生,生得形貌俊伟,深受袁绍疼爱,因此留在身边,着意培养。

袁绍早有立原尚为嗣之念,曾被沮授力劝未决。

官渡败后,刘夫人又劝袁绍立袁尚为后嗣。

袁绍与审配、逢纪、辛评、郭图四人商议。

四人中,审配、逢纪一向辅助袁尚,辛评、郭图一向辅助袁谭,各为其主,各执一词。

郭图说:“三子中,袁谭为长,今又居外。主公若废长立幼,岂不乱萌。官渡军威受挫,敌兵压境,怎能再使父子兄弟相互争乱?主公宜当理会拒敌之策。立嗣之事,毋容多议。”

袁绍踌躇未决。

今病势垂危,刘夫人请四人至病榻前,袁绍但以手指而口不能言。

刘夫人说:“君欲立袁尚为后嗣吗?”

袁绍点头。

刘夫人遂教审配在病榻前写下遗嘱。

袁绍以手指心,翻身大叫一声,又吐血斗余而死,时乃建安七年(二零二年)五月二十八日。

袁绍死后,审配主持丧事。

刘夫人将袁绍五个宠妾尽行杀害,仍恐阴魂于九泉之下再与袁绍见面,就削其发,刺其面,毁其容。

袁尚恐其家属为害,一并收而杀之。

审配、逢纪立袁尚为大司马将军,领冀州、青州、幽州、并州四州牧,遣使报丧。

袁谭奉父命引兵离青州抵御曹操进攻,途中闻父死讯,欲急往冀州奔丧。

辛评劝说:“主公既死,审配、逢纪必立三公子显甫为主。若大公子急往吊丧,定中二人阴谋,必遭其祸。”

袁谭见说,问当如何?

郭图献计说:“可屯兵城外,观其动静。吾愿亲往城中观察,见机而行。”

袁谭依言。

郭图入冀州见了袁尚说:“大公子途闻父丧噩耗,突然抱病,不能亲来。”

袁尚说:“吾受父亲遗命为主,加封长兄为车骑将军。目下曹军压境,父亲丧事我自料理,请长兄为前部迎战曹操,吾随后便调兵接应。”

郭图说:“大公子兵离青州,就是为了抵御曹操。只是军中缺少审正南、逢元图此等文韬武略之士,恳请二人至军中商议御敌良策。”

袁尚则说:“吾也依仗二人早晚出谋划策,如何舍得二人离我而去?”

郭图说:“要不然,从二人中选一人前往,总可以吧。”

袁尚无奈,问二人谁愿前往。

二人惧怕被害,皆摇头不应。

袁尚便教二人抓阄,抓着者便去。

逢纪抓着,无奈,只得随郭图前往。

袁尚即命逢纪携带车骑将军印绶,随郭图赴袁谭军中。

逢纪到袁谭军中,献上印绶,见袁谭无病,心中直打边鼓,焦躁不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